五年来利润首负增 涪陵榨菜10年提价12次 机构“榨菜信仰”遭拷问

为适应市场变化,涪陵榨菜实施了渠道创新做透下县、品类独立推广、销售队伍裂变的销售策略,此举致使2019年销售费用达4.07亿元,同比增长45.03%,远高同期营业收入增幅。

民以食为天,“吃”这件事,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占了非常大的比重。虽然受疫情影响,部分地区的群众还无法“下馆子”,但人们热情不减,很多人买回鸡鸭鱼肉油盐酱醋在家中一展身手。而除了常规食材和调料外,诸如榨菜、泡菜等佐餐开味菜,也成为餐桌上常见的一员。

3月16日,主营榨菜产品的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涪陵榨菜,002507.SZ)发布了2019年年报。

数据显示,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.90亿元,同比增长3.96%,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.05亿元,同比下降8.55%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这是继2014年后该公司营收增幅最小的一年,也是近5年来首次出现利润负增长。

涪陵榨菜成立于1988年,其前身是重庆市涪陵榨菜(集团)有限公司(原名四川省涪陵榨菜集团公司),主要从事榨菜、萝卜、泡菜、下饭菜和其他佐餐开味菜等方便食品的研制、生产和销售,是全国最大的佐餐开味菜企业。2010年。涪陵榨菜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,是目前佐餐开味菜行业唯一一家A股上市的公司。

2019年,涪陵榨菜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.90亿元,同比增长3.96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.05亿元,同比下降8.55%。与过去四年相比,涪陵榨菜2019年的业绩着实算不上高光。

对于2019年增收不增利的业绩表现,涪陵榨菜在年报中表示,报告期内,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,公司产品销售市场快速调整变化,导致传统渠道销量下滑,部分地区销售失序。2019年涪陵榨菜总销售量为13.85万吨,2018年为14.44万吨,同比下降4.12%。

涪陵榨菜的主要产品是榨菜、泡菜和萝卜,这三类产品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.13亿元、1.26亿元和1.10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6.07%、6.36%和5.55%。其中榨菜作为主营产品贡献了绝大部分营业收入,营业收入同比增加5.20%,但第二大品类泡菜的营业收入却同比下降了13.91%。

截至2019年年底,涪陵榨菜在全国范围内设有8个销售大区,67个办事处组成的专业营销团队,拥有1600多家一级经销商客户,销售网络覆盖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、300个地市级市场和一千余个县级市场。

从地区上看,8个销售大区中,2019年华北、中原、东北和华南大区的营业收入均有所下降,分别较去年同期减少5.67%、3.44%、1.94%和1.77%,而西南、华东、华中和西北大区的营业收入都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,分别增长了19.11%、18.86%、8.35%和3.33%,其中华南大区依旧是涪陵榨菜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地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27.87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除华东、华中、西南大区的营业收入增幅高于营业成本增幅外,涪陵榨菜年报中8个销售大区中的其余5个大区均出现了营业收入增幅和成本增幅倒挂的现象,华北、东北、中原和华南大区在成本下降的同时营收也出现下降,西北大区的营业收入增幅低于营业成本降幅。

为了适应市场调整变化,涪陵榨菜实施了渠道创新做透下县、品类独立推广、销售队伍裂变的销售策略,致使销售费用增加,净利润同比下降。

年报显示,2019年涪陵榨菜的销售费用为4.07亿元,同比增长45.03%,远高同期营业收入增幅。

具体的销售费用构成中,市场推广费、电商费用及品牌宣传费均分别较上期增加了一倍左右,其中仅市场推广费就高达2.50亿元,电商费用和品牌宣传费分别为921.21万元和211.58万元。而该公司历年年报也显示,2015—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.89亿元、1.78亿元、2.19亿元和2.81亿元,自2016年同比下降后,近三年来销售费用都持续增加。

虽然销售费用大增,但涪陵榨菜的库存量得到极大消化,2019年涪陵榨菜库存量为2055.17吨,比2018年的9088.75吨下降了77.39%,主要原因为实现产品日期新鲜化,主动去库存。

不过近年来,涪陵榨菜的渠道存货量始终处于高位。2016—2018年,其存货分别为1.72亿元、2.48亿元和3.30亿元。2019年,涪陵榨菜的存货金额已达4.14亿元,其中库存商品账面余额从2018年的6250万元降至1978万元。

近年来,涪陵榨菜业绩增长显著,营业收入从2010年的5.45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9.90亿元,增幅265.14%;同期销量也从8.47万吨增长至13.85万吨,增幅63.52%。而其业绩的快速增长与频繁提价有着直接关系。

据中信建投证券研报显示,涪陵榨菜从2008年开始提价,主要形式包括直接提价(提出厂价或终端价)和间接提价(价格不变,缩小规格),根据一般规律,先直接提价,再间接提价,且从规格变化来看,60g是该公司目前产品规格调整的底线年起至今,涪陵榨菜已提价12次,其中包括调节出厂价5次和调节终端零售价8次。近年来,涪陵榨菜提价更为频繁,自2016年起已提价5次,最后一次提价是在2018年10月,共对7个单品的产品出厂价上调约10%。涪陵榨菜产品也从0.5元/包的出厂价,一路涨至近2.5元/包。

2019年年报显示,涪陵榨菜的毛利率已达58.62%,较上年同期增长2.9个百分点,而2010年其毛利仅为33%,十年来毛利率上涨累计已超25个百分点。有分析认为,由于涪陵榨菜目前是国内最大的榨菜生产企业,每年青菜头采购量均为全国第一,在原材料采购上的话语权也在提升,该公司可通过锁价控制成本,毛利率有望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。

或受益于此,涪陵榨菜近两年股价也有较大幅度上升,在部分资金眼中,涪陵榨菜既能涨价,又能扩产,是酱菜界的“小茅台”。

不过发展至今,包装榨菜行业依旧是一个小众行业。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,中国包装类榨菜行业规模仅有67亿元。也就是说,只能容纳3个涪陵榨菜。

而近年来随着居民消费的不断升级,消费者开始由关注价格向关注品质转变。出于健康需求和受涪陵榨菜涨价等影响,消费者可能转而去寻求类似的替代品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其产品还有多少涨价空间,如何在新形势下继续维持企业高速发展,或是涪陵榨菜接下来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截至3月19日收盘,涪陵榨菜报收27.61元/股,较年内31.45元/股高点下降12.21%,总市值217.94亿元。

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

Leave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